正文 080.糟心

作品:《爱情消亡录

????“当官的就怎样了?亲家,你别怕惹事,这赔偿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,怎么地?有个当官的表叔而已,撞了人就想轻轻松松解决?”蒋芳梅义正言辞。

????顾惜也插嘴“是的,妈,我知道你善良,我知道你也不看重那点钱,但该怎么做还是要怎么做的,不然那孩子没吃到教训就不长记性,将来还会照犯,还会有人遭殃,你不计较,本意是善心却是在做坏事。”

????江妈还在坚持“我不想惹事,人没事就好。”她一个劲地摆手摇头。

????顾惜就不懂了,她据理力争“这是我们去惹事么?这明显是人家惹上来,我们不惹事,但也不怕事。”顾惜不知道为何自己能说出这般硬气的话。

????她原就是无助的人,真要发生什么事,也找不到什么依靠,此刻脱口而出,不过是知道这件事孔瀚文可以摆平。

????这个情景很熟悉,她记得,小时候家里出事了,叔叔家来讨无中生有的债的时候,是孔建国出来了。

????与其他人放的空话不同,他是直接解决问题之后才来,而且是带来实际帮助的。

????很欣慰,这一点,孔瀚文学到十足了。

????孔家似乎注定要和顾家纠缠不清的了。

????眼前,顾惜的话,江妈完全不会听进去,她只觉得是顾惜还年轻,不懂事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能息事宁人就息事宁人。

????蒋芳梅劝说“亲家,你放心好了,不会有手尾的,这事能干干净净,而且,我们只是拿回我们应得那部分。”

????没多久,孔瀚文和顾怡进来病房了,他将手里的手提包递给顾惜,说“这是赔款,合理合法公正的。你点点数。”

????他说着,拉开拉链,倒出一叠钱出来,像倒出一堆报纸一样。

????顾惜看了看说“不用点了。”而后将钱全部塞回去,整个包递给了江妈。

????江妈还是收下了。

????这一次的肇事者,可够恶心的了,出了事,不知悔改,还想免责。

????江家的人善良,想要退一步的时候,顾惜和孔瀚文说到这事,孔瀚文当场并没有表态。

????次日直接带来了成绩单。

????第二天,顾惜就去提离职。

????李总丝毫没有挽留,说“行。那你去办手续吧,做好交接。”

????顾惜吐了一口气,无论如何,如果提离职的时候,上级不挽留,心里总有点不是滋味的,因为觉得自己不过如此,可有可无,在上司眼中,自己可能毫无价值。

????手续办得很快,顾惜只用了一天就搞定,剩下时光,她每天泡在医院里照顾江川。

????江妈依旧每天一大早就来,很晚才回去,而照顾江川的工作,依旧基本上全落在顾惜头上。

????这已经是很辛苦的一件事,有时候还得听江妈的指指点点,顾惜更觉心累。

????有一天,等大家都走了,她睡下了,跟床上的江川说“我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你妈,枕头怎么摆,你的脚怎么放,也不是按她说的来做啊,她也不全懂,可总是喜欢指点我按着她说的做,有时候我明明很忙了,她说得来自己都做完了,还非得等到我来。swisen.com”

????她说完,吁出长长的一口气,又说“老川,我真的好累。”

????也许,做了这么多,她要当个毫无怨言的贤妻,江川才会记她一功。但凡中途她发一下牢骚,那么前功尽弃,因他只记住了你还是晒脸色给他看了。

????怎知道顾惜说出这话后,江川居然说“你啊,就是一点委屈都受不了。”

????这话说出之后,顾惜彻底爆发。

????她很激动,从泡沫垫上站起来,说“江川,你再说一次。”她甚至还不相信江川会说出这话的。

????江川说“妈就说你两句,怎么了?我也在场啊,她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,人家随随便便说一句,你就觉得那么委屈,你还能想出那么多事来,我也是真的服了你,妈那个人我还不知道吗?她根本就没有坏心眼。”

????“是,她没有坏心眼,她全部都是为了你好,然后以爱之名来指指点点来,你就不知道她干涉我到什么程度?她不喜欢蓝色绿色的衣服,自己不买就好了嘛,为什么我买了,直接一句,这个不好看,你以后都别穿了。”要说起江妈的,可真的不是一点两点。

????顾惜接着说“我明明不认可她的,但哪次忤逆过她?我自己喜欢的衣服,我真金白银买的,她一句叫我别穿了,我就真的没在她面前穿过,就这样,你还觉得我受不了委屈?”

????说到这个点上,顾惜真的觉得委屈极了,她的泪水簌簌而下,哽噎起来“你这话真的很让人心寒,我觉得嫁给你,一直以来,我都做了很多妥协,而这些妥协是我单身的时候不需要做的,敢情我觉得受完了委屈妥协完,到了你这,居然还觉得我是一点委屈都受不了?”

????她一直哭,江川却一直说“你看,又哭了又哭了,你怎么这么爱哭?”语气十分不耐烦,连纸巾都懒得递给顾惜。

????顾惜等着他来哄,或者递来纸巾,但他并没有。他除了不耐烦,就是不耐烦。

????心寒,加了一笔。

????她最后去抽纸巾,说“真的,你这句话太伤人了,不管我为你做了多少,你都不会看在眼里记在心上,而且还想让我闭嘴,不要提出来,提出来就是彰显自己丰功伟绩,就是提醒你记恩,就是在绑架,就是在计较,就是不够真心实意为你好。”

????江川埋头,没有说话。

????顾惜继续说“不是我受不了委屈,是我所受的委屈,你全当是理所当然,所以你根本不会看到,从婚纱,到语言不通,到住一起,到工作,哪一样不是我在妥协,哪一次你迁就过我?完了你还说我受不了委屈。”

????真的,那句“你一点委屈都受不了”真的刺激到顾惜了,她开始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无比陌生。

????江川很不耐烦,说“好了,那句话我说错了行不行?你就不要揪着不放了,每次吵个什么,你总是喜欢翻出陈年往事来,吵一次翻一次,就婚纱那事,你都不知道提过多少次了,说得好像我欠了你似的。”

????顾惜更为激动了,她伤心至此,他非但不会来哄,还火上浇油,顾惜大声吼“江川,你能不能有点良心?”这次直接哭出声来。

????江川厌倦地说“你看你看,你又哭了,你怎么那么爱哭呢?有点什么事就爱哭,还说受得了委屈?”

????顾惜一听,情绪上来了,甚至有点失控了,她已经顾不上扰邻不扰邻了,大喊“江川,认识你之前,我还很爱笑呢!嫁给你之后,你看我是笑得多还是哭得多?我两个爸死了加起来,都没有和你结婚后哭得多,是我爱哭,还是你总让我哭?你自己也不反省一下吗?”

????说到这一句,顾惜真的觉得糟糕透了。

????哎,两两个爸爸的拿出来说了,到底多么竭嘶底里的一句话。

????这些时间以来,都是什么鬼日子?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这样的吵吵闹闹?谁人不厌倦?

????但这就是她的婚姻啊,就是她当初不顾一切阻拦要一心一意要选择的婚姻锕。

????这个时候,邻床的大爷说“行了,两口子,别吵了,小伙子,你能不能像点男人?你媳妇怎么样我不知道,但这些天,她一直忙前忙后照顾你,不怕脏不怕累的,你就知足惜福吧,别等到像我这个年纪病倒来了,一个来看的人都没有你才知道后悔。”

????顾惜这才压住自己的哭腔道歉“对不起大爷,吵到你了。”

????两人没再说话,在冷战中睡去。

????这当然不是顾惜第一次心寒了,她已经想不起,这是第几次了。

????夜半,顾惜被一声倒塌声吵醒。

????原来是隔壁床大爷起身上厕所滑到了。

????顾惜知道不方便,连忙唤来人去扶大爷。

????护士来了之后,一边安顿大爷一边说他“阿伯,你怎么就那么能呢?你这腰骨刚做完守护,你还自己下床自己上厕所了?我真的服了你家人了,一个人影都没有,还不给你请看护。你这半夜摔倒了,谁给你负责啊?”

????说着,这位护士长让人帮忙拿来了大爷紧急联系人的资料,拨打起大爷独子的电话。

????没人接听。

????接着拨打儿媳的电话,还是没有人接听,护士长脾气上来了,说“这都什么人啊?老爸住院了,不来照看就算了,还关机?就真的不怕万一有什么事联系不到吗?”

????拨打了几次未果后,护士长放弃了,问大爷“你儿子还有没有其他号码?这不行啊,你三更半夜摔倒,肯定是要知会家里人的。”

????大爷一边痛苦地透着气,一边说“没有了,只有这个号码。”

????“这都什么儿子啊?自己不来,看护不请,完了还关机!”护士长真的忍不住吐槽了。

????大爷还在为儿子辩解“他要稳食(营生)的,稳食艰难,第二天一早要上班,平时都养成了半夜关机睡觉的习惯了。”

????“这是平时么?自己高龄的父亲都住院了,还算是平时么?今晚你这么一摔,可大可小,也许本来你的病本来就没有那么严重,这平白这么一摔,可能反而还会摔出大事来了。”护士长说着说着,也知道说来没用,这样的情况,她见得多了。

????她下完气,又说“好了,阿伯,你儿子还有儿媳,我们真的是联系不上了,今晚你好好休息,有什么,按铃叫我们,不要在自己站起来乱走了,算我摆脱你了。”

????顾惜也说“是的,大爷,你有什么要拿的,倒个水什么的,叫我就好了,千万不要客气。”

????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护士长走后,只剩下走廊外的灯照进来,顾惜看到大爷眼角有泪光。

????这一晚,顾惜自然是没有睡好的。

????凌晨五点半,和往常一样,被巡房的护士吵醒,再多睡一个小时,她又要起床,伺候江川日常洗漱吃饭。

????活还是照常做的,只是一句话都不愿意和江川说了。

????这些功夫,她做得越来越熟练了,但仍旧耗时。

????在给江川准备早餐的时候,江川说“昨晚对不起。”

????顾惜不语。好像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两人越来越说不到一块去了。

????江川继续说“我长时间躺在床上,心情也不好,情绪不稳定,希望你可以体谅下。”

????顾惜这才说“我肯定体谅你的,所有人都体谅你,但从来就没有人体谅我,任我做了什么,最后也只是一句什么委屈都受不了。”她的脸是板着的。

????说完这话之后,两人又相对无言了。

????忽然,又传来啪嗒一声,顾惜拉开帘子一看,原来是大爷又在外面走廊摔倒了。

????顾惜想也没想,放下手中洗脸盆就要出去,江川拉住了她,说“你别扶,让护士来。”

????顾惜不听,真要往前去,江川说“听我的,就这一次。”

????这时,护士已经闻声赶来了,她连同搞清洁的阿姨一起将大爷扶起来。

????这一次,大爷直接喊疼了。

????护士长絮絮叨叨“阿伯,你无情白事干嘛要跑去走廊啊?都说了,你这个情况,是不允许下床的,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?昨晚还没有摔怕么?”

????大爷说“我手机没电了,我要充电。”

????护士长可气坏了,说“你手机没电了,可以找我啊?实在不行,也可以找隔壁床的呀,你叫一声,谁不帮你啊?你为什么总是自己逞能呢?”

????见已经有人来归置大爷了,顾惜回来继续照顾江川。

????江川小声地说“以后这种情况,你不要去扶。”

????“我没有你那么冷漠,难不成还见死不救?大爷已经够可怜的。”顾惜小声应着。

????“不是叫你见死不救,是让你留个心眼,他是脊椎有事的,不能乱扶,你不是专业的,等下扶出什么问题来怎么办?何况,他家那个儿子,看起来就不是好惹的,你扶起来,说不定还会指责你呢。不是叫你不要善良,是让你留个心眼而已。”江川吩咐。

????顾惜没有和他继续说话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