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066.为小三颁奖

作品:《爱情消亡录

????顾惜气到昏头,无限心痛顾怡。m4xs.com

????她当场哭了起来。

????睡梦中江川被惊醒,第一时间抱住了顾惜,问“惜惜,你怎么啦?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

????顾惜说“为什么我姐命那么苦,她那么善良的人,那么努力地生活,也很努力地让我们和家人过上好的生活,可生活总是要给她设一个又一个的难关,千选万选,最后却选了一个这样的烂灯盏,痛心。”

????江川虽然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,但是潜意识还是紧紧抱住顾惜,一边拍着她的背,一边语无伦次地安抚她情绪。

????第二天,终于是周六了,顾惜提前发信息给顾怡,说“姐,我今天过去看你。”

????“我今天回妈家里了,怎么了?”

????“那我回去找你。”

????“别了,晚点我就回来了。你不要老是往我这里跑了,顾好自己的生活和工作。”

????顾惜喊住她“姐,你……我有事要……”

????“先不说啦,月月要喝奶啦。”顾怡匆匆忙忙堵住顾惜的话,也匆匆忙忙挂了电话。

????顾惜只好和禾子商量此事。

????禾子真的是古道热肠,虽其中也有八卦成分所在,但更多是看不过眼。

????她和顾惜出来喝咖啡,说“查到那个贱人什么货色了,是你姐夫公司的同事,就一刚毕业的,嫩的能挤出水来那种,偏偏大好青春却没什么脑,攀上一个负资产的以为捡到宝了,还假浪漫说肯和他共渡难关。这种人,没有真正住过老鼠到处跑的地方知道什么叫共渡难关。不出一年,要么绝尘而去,要么等到青春耗光后就后悔莫及。”

????顾惜也叹了一口气,说“也难怪,明知道别人有老公还扑上去,要不就是骚浪贱,要不就是没脑子。但除了这种事情,最贱的最贱的,还是男的。”

????“是啊,偏偏东窗事发的时候,都是正室手撕小三,完了那个男的最后也相安无事,这种事我见得多了。”禾子说。

????“现今的社会到底还是对男宽容些。”

????禾子说“不管如何,那小三就是三观不正行为不端,明知故犯的罪加一等,不分析这小女孩了,我们来商讨下解决方法要紧。按我说啊,这种事情,无非三步,一证据,二争夺,三颜色。”

????“哈?啥?”顾惜不能一下子就懂禾子的总结。

????“第一步,收集对我方有利的证据,第二步,调查清楚对方的财产情况,最大限度能转移到自己头上,或者最大限度要判到自己身上,还有孩子抚养权的争夺,三,所有东西到手后,该撒气撒气该给教训给教训,贱人也得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才是,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,苍天要饶我不饶。”禾子说到激动处还特别大声,情绪高涨,惹来邻桌聚精会神听她发言。

????顾惜低声问“孩子应该还好办,毕竟现在是哺乳期,可是,我怎么知道我姐夫的财产情况呢?”

????“你姐最清楚,就算你不打算告诉她这件事,也可以提醒一下她注意下家里财务的情况。如果她实在办不了,总有人可以代劳,我有这方面的朋友。至于给他们颜色看这事,我可以有一百种方法。”禾子还松动松动了指节,摩拳擦掌的样子。

????顾惜问“你到底有多少这方面的朋友啊?”话说完,已经心乱如麻。

????“随时可以组成一个军团,随时可以打仗,且基本上战无不胜。”禾子说。

????顾惜看了看邻座的听众,就差点没有过来问禾子拿名片了。她越想越心乱,当即还是觉得打个电话给顾怡才算心安。

????顾怡却说“我在回公司路上。”

????“姐,你回公司做什么?”顾惜一听,就慌了,顾怡好端端的干嘛要回公司呢?要措不及防撞到了尚游和那小女孩卿卿我我怎么办?

????顾惜当即和禾子说“我姐回公司了。”

????“回什么公司?那渣男的公司?”禾子立马意识到很有可能是大战在即了。

????顾惜乱成团,慌忙埋过单,就走了。

????禾子也跟了出来,说“稳住稳住,我去召唤我的兵团来。”

????“来不及了,我先去拦住我姐再说,这种事情最怕打没有准备的仗了,让她亲眼看到这种事情,不如换我来用一种她最好接受的方式告诉她,我怕她如遭雷击。”

????“照你的描述,我看你姐比你硬朗多了。你看你慌成热锅上的蚂蚁了。”

????“再硬朗也是个女人,还刚刚生完孩子,毫无准备就遭遇这样的事情,她一定很难接受,别说了禾子,快送我去好吗。”对顾惜而言,顾怡自然也有软弱无助的时候。如果真正关心一个人,永远觉得她是脆弱的或者是需要保护和关心的,永远觉得她会像个小孩一样需要呵护。

????所以有句话叫养儿一百长忧九九,可惜,沈秋兰不适用这句古话。

????奈何路上塞车,顾惜连忙拨打顾怡电话,顾怡一直都没有接。

????等火速赶到的时候,急急问前台是否见到老板娘了,前台不知来人是谁,但看着顾惜有几分像顾怡,便告知她们老板娘刚刚进去开会了。

????顾惜留意到前台的表情有异,似乎知道是有戏看的那种神态,小心翼翼回答但又掩盖不住对八卦的渴望。

????禾子也留意到了,在顾惜耳边轻说“看样子,整个公司都知道他们老板乱搞的事情了,这种氛围,百米以外,老娘用一个鼻孔都可以嗅出来。”

????顾惜握紧手提袋,说“那更糟糕,说不定整个公司都等着看我姐的热闹等着看她出丑。”

????“我不信,我不信你姐的人缘那么差,我不信只有八卦的人没有正义的人。”禾子说。

????顾惜只顾着快步走到会议室。

????一路问过来到底会议室怎么走,一推门的时候,我的乖乖,只看到顾怡气场两米八。

????她身形不再苗条,粗壮了很多,但今天这一身黑色职业套装穿得尤其得体且修体型,头发盘起,涂个白脸和大红唇,静静坐在尚游旁边,全身只有眼睛在动,但气场已经大肆蔓延。

????顾惜一看到,松了一口气,这才是顾怡。她回来了!

????今天全副武装,似乎是有备而来的。

????事实上,关于顾怡的气场,在她刚出电梯口的时候,已经铺天盖地卷来。

????重新踩回一双尖细高跟,走路带风,面容柔和眼神却凌俐,一步一个鞋声,声威已经摄人。

????尽管是比以前胖了,可大家还是一眼认出,一眼认不出又怎样呢?谁还没领教过她的走路声?以前可是闻风丧胆的呢。

????前台来接待她“顾总。”

????“今天不是公司周年庆有表彰大会吗?”

????“表彰大会?啊,是的。”前台连忙招待她,拘谨地。

????尚游一看到她来,甚为意外,说“你怎么来公司了?”

????“上尚成立十周年了,我来,不是很应该么?”顾怡挑眼看着尚游。

????尚游明显表情一震,他说“在家带孩子那么辛苦,何必还来操心公司的事情?”他以为顾怡只会被家务和带娃所困,不会关心到公司的事情。

????想不到周年庆这种事情,她都知道,可见,她在公司还是有针的。

????“你也知道我在家带孩子辛苦?”顾怡睥睨尚游一眼,声音不大不小,不徐不疾,足以让周边的人听到,也却不像泼妇骂街。

????行政总监龙艳冰见了,笑了,亲自动手,连忙准备顾怡的水牌,把她的水牌放到主位上。

????就坐的时候,顾怡看到坐席上有个“白青”的水牌。

????公司成立十年,一个周年庆只搞到会议室里面,可见是多么寒酸。

????嗅觉不需灵敏,都知道公司出事了,愿意留下的,要不熬义气,要么还没有找到下家,要么,就是那种说要“共度难关”的。

????顾怡是最后落座的。

????她出现在门口的时候,与会的人齐刷刷抬头来看她,这个女人,以前每次出现,可以让人肃静,既让人提心吊胆又可以让人安心,因为知道她出现了,好多问题都不会是问题了。

????如今,原本还是窃窃私语的会议室,咻一下安静起来,他们心里都在猜度着。

????龙艳冰第一个说“顾总,可盼到你回来了。”

????她起了头,大家都纷纷来个商业捧。

????就是这个时候,是顾惜和禾子闯了进来的。

????顾怡看了看妹妹一眼,心想着,这个冒失鬼。

????但心中有暖意流过,她让人搬多两张椅子来,请二人坐下。

????而后才说“行了,谢谢大家这么记挂我,别说这些客套话了,都开始吧。”

????以前,这种话有尚游在场的话,她是不会说的,如今的尚游,从衣服到鞋子,从动作到神情,光辉不再。

????会议总算开始,从宣传片到表彰大会,全无看头。

????从一个庆典已经可以感受到这个公司,有种中空死撑的感觉。

????办成这样,不如不办的好,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。更加没脑的是,还请了客户和供应商来,出丑这种事,关上门来不好么?

????非得请别人来看?

????既然是要到请人来看了,那一定要有目的要有意义和作用。

????但如今,这个公司已经和自己没有关系了,他们要出丑,她还可以为他们加戏呢。

????那位白青似乎是公司的专宠啊,统共设立了三种奖项,她揽了两个在手,不是不得意的。

????顾怡全程都没有吭声,就面无表情地看着,该鼓掌鼓掌,该笑的时候挤出笑来。直到主持人龙艳冰宣布颁奖仪式到此为止的时候,顾怡才站了起来,说“慢着,我今天来,还有个奖,是要亲自颁发的。”

????大家面面相觑,不知道她到底要颁什么奖。

????顾怡不慌不忙一步一稳地站上台,说“这样,你们都是先宣布奖项才来宣布名字的,我就反着来吧,先请出得奖人上台,再来颁发奖项。”

????大家还是搞不懂顾怡葫芦里卖什么药。

????禾子低声和顾惜说“你姐,仿佛在憋一个大招。”

????“是是是,就你最聪明,就你最会猜。我跟你说,这个公司一个人我都不认识,等下我姐怎样,请你一定要和我一起保护我姐,好不好。”

????“义不容辞,赴汤蹈火在所不惜。”禾子整个江湖侠士一样。

????顾怡并没有卖关子,说“这位得奖人,就是白青。有请她上台领奖。”

????尚游一听到白青这个名字,紧张得差点没有站起来,但看了看大家很自然投向自己的眼光,他扯了扯黄色领带,又坐下了。

????他坐的那张椅子,像插满了针一样。

????连顾惜都看出来了,这位白青,就是那个女人了。

????果然,顾怡是有备而来的,顾惜松了一口气。

????禾子也推了推顾惜,打了一个眼色,说“我说你姐比你硬朗多了吧?”

????她说完,索性翘起双手,还等着看大戏,想了想,还是要准备好拍摄器材。这种开撕大片拍下来,总会有用武之处。

????白青果然是貌美的,扎着个大马尾,眼线上扬,玫红色的口红,她完全可以hold得住。和顾惜想象中的不一样,她脸上没有那种飞扬跋扈的表情,相反,现在她上台,表情是困窘的,估计内心也在猜着这位正室是不是要和自己正面交锋?如果是,如此大庭广众,她可如何是好。

????她的目光很自然投向了尚游那。

????顾怡清了清嗓子,喊“啊,又是你呢,看来你对公司贡献真的很大,之前已经抱得两个奖项了。不过,相比之前那两个奖项,接下来要给你颁的这个奖,才能最充分地体现出你的劳苦功高和无私奉献,请允许我念一段颁奖词。”

????顾怡是笑着说这话的,话一说完,很多人的脸色就露出了疑惑而又期待的表情。

????顾怡上台后,手里一直拿着一面锦旗。

????当下,她又抽出一张纸,照着念“白青,广某省人,某工大学毕业,年24,毕业后来到了上尚,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,其敬业爱岗,勤奋踏实。”

????她念到这里,尚游和白青几乎是同时松了一口气,脸上扭起来的肉终得舒展。

????接着,顾怡停顿了一下,继续念“自我怀孕以来,她更是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,在公司遭遇难关以来,她仍不离不弃,心系上尚,尤其心系上尚的老板尚游……”

????念到这里的时候,尚游已经察觉到不对了,他想上台阻止,与此同时,白青开始低着头想下台。

????顾怡一手拉住白青,而后说“各位老臣子,帮帮忙,让我把颁奖词念完,相信我,你们肯定没有听过如此精彩的颁奖词。”

????顾惜和禾子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,台下已有两三个人,还真的站出来护着讲台,不让人破坏。

????想必都是顾怡事先打点好的。

????顾怡继续念到“她继续全副身心地默默奉献,日日夜夜,陪伴在公司老板尚游——我准前夫的身边,从公司,到车上,再到床上。在我怀孕不便进行夫妻生活的期间,其在提供劳力的同时,还毫不犹豫无偿提供生理服务,以慰藉尚游面对公司困境的劳苦。这种全方位为老板考虑,不计回报地服务的精神,我们叹为观止,经考虑,决定给她颁发一面锦旗。”

????正准备展开锦旗的时候,尚游指着顾怡大喊“你干什么。”

????顾怡声调上扬“你给我闭嘴,你的那沓,我马上就可以跟你算,你不用急。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