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064.昏前婚后

作品:《爱情消亡录

????江川其时还没有买车,开着公司的车顺路来接顾惜下班。

????顾惜当时都说了,开公司车做私人事不好,但江川坚持要接,说你第一天上班,而且绝对顺路,他现在也有这样的权限去自由使用车辆。

????车子开进了顾惜公司楼下大门内,有足够的停车时间,顾惜看到了,很自然打开副驾驶。

????有人。

????江川的女同事,岿然安然地坐在副驾驶上,哪怕顾惜已经打开了副驾驶的门,她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????顾惜只好关上门,坐到后面去,一路上,就看着前面的两个人旁若无人地讨论工作上的事情。

????幸好这段路不算长,不然顾惜的不满会涨得更加厉害了。

????那女同事走后,在等进入电梯时,顾惜问“以后副驾驶有人,就不要来接我了。”

????江川看着顾惜的脸色,问“这你又怎么了?”

????“大哥,你来接老婆下班,女同事坐副驾驶,自己老婆做后排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????“这有什么的吗?这是公司的车,又不是自己的车。”

????“都叫了你不要用公司的车来接我了。”

????“你怎么这么小气呢?和她计较什么?”

????“好,她不懂这些,她没有这些意识,我不和她计较,但我有没有资格和自己的老公计较,你来接我,就是让我坐在后排看你们互动的呀?”

????“这有什么呢?我又不是和她卿卿我我,我们只是在探讨工作。”

????顾惜咬着下唇,点了点头,说“把我扔一边,旁若无人和她探讨工作。”

????“那你是我老婆,我们那么熟,我不需要招待你,但她是我同事,我不好得失别人。”

????“那是你的下属。你总是这样,谁都不能得罪,有什么,先得罪老婆,因为老婆好哄,得罪的成本低是不是?”

????“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觉得,你和我是自己人,不用这种客套的东西?”

????顾惜笑了,说“就因为是自己人,难道不是更应受到重视吗?你这个同事会陪你走多久?我可是陪你走一辈子的,你一辈子都要为了过客来得失我吗?”

????江川说不过顾惜,就说“不就是个副驾驶么,有这么重要么?你怎么这么小气呢?以前的你,哪里是这样计较小气的哦?你忘了,以前我们还经常一起看美女。”

????“那是什么以前,那是我们还没有在一起的以前,现在我是你老婆,我要求有我在场时,副驾驶留给我,这样就很小气很过分吗?”

????江川脾气也不好,说“你就是无理取闹,你就是小肚子鸡肠。”而后先自出电梯了。

????顾惜直接按了1楼,不想出电梯门回家了,重新下楼。

????她在楼下走的时候,还会回头看江川有没有追下来。

????徘徊在楼下公园,踌躇不前的时候,江川还没有追上来,只是打来了电话。

????这次,顾惜是等到他打到第三个电话时才接的,江川说“你又闹什么脾气,我跟妈说了去接你吃饭的,庆祝你找到工作,现在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回来,妈又要说了。”

????“你不要每次都拿太后来压我。”顾惜真的烦够了江川,每次两口子有什么,都要扯上太后来镇压。

????她都尽量避开了,他却偏要先扯上。还当作是金箍圈。

????“我们已经下楼了,你不要走远,在楼下等我们。”江川说。

????顾惜直接打电话给江妈,用着不咸不淡的c城话说“公司忽然有事让我回去加班,不知道加到什么时候,你们先去吃饭。”

????如此粗劣的谎言,江妈应该也看出来有问题了。

????但顾惜当下的气不仅没有消散还助长了,为了维持表面的恩爱而去吃饭,在江妈面前装作若无其事,估计顾惜会难受死。

????她电话才打完,江川又来电了,说“你怎么这么任性呢?说好的你找到工作就和你去吃饭庆祝的。”

????“说好的?怎么说的?你有说是全家大小一起出动去吃吗?”真是的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????“全家人一起去不是很好吗?他们都这么给你面子,人多热闹啊,而且也能吃多点。”

????“江川,你懂不懂什么是二人世界?我和你在一起,我要和你全家一起住,好不容易有个节点和名目出来吃顿饭,你都要拖家带口的。我现在和你的任何活动,基本都是团体活动,你求婚也是这样,纪念日也是这样,生日是这样,连情人节也是这样。我只是想要点两个人的空间,怎么这么难呢?我嫁给你的时候,可没想过是要嫁给你的家庭,和你家庭捆绑着来生活的呢。”顾惜越说越生气。

????“你为何要分得这么清楚呢?这都是一家人啊。”江川依然觉得顾惜是无理取闹。

????“江川,关于这个问题,我真的不是第一次和你提,也不是第一次和你闹了,自打我搬进你家以来,我们不知为这个事情吵过多少次了。你每次都这样,好不容易约好两个人出来吃饭,你都总是挑离家里近的地方吃饭,然后在家的群里问问哪个弟哪个妹吃饭了没有,完了他们一句没吃,就来参加我们的饭局,一次可以这样,两次三次都可以,可你真的不能每次都这样,我已经很多次明确提出过诉求了,你还是一成不变。”

????“你是大嫂啊,你怎么会要和小的计较那么多?再说,我们出来吃饭了,家里不做饭,他们吃什么?”

????“我是大嫂,但我不是他们的妈,就算我是他们的妈,他们都这么大的人了,每一餐都要我来解决我来愁吗?是不是我不在家都要挂个烧饼在他们脖子上?他们也很自立的好吗?是你自己有问题。”

????江川叹气,也很无奈,最后只说“你真的越来越计较小气了。”

????“我小气?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?你可能觉得没有什么,因为那是你从小一起生活到大的家人,但我不是。我说了,我嫁的是你,不是你的家庭。”

????“你看看你,我都说了你,你总是把自己当做外人看。我们全家都把你当做家人看,你总是不把自己当成这个家庭的人。”

????“可笑,他们把我当做这个家庭的人看,我就是这个家庭的人吗?很简单一件事,我今天如果和你离婚了,你还是他们的家人,但我从此和他们再无关系,你还说什么家人不家人呢?”

????“那你现在不就是我老婆么,为什么要说离婚的事情。”江川觉得顾惜不可理喻。

????哎,连吵架都吵不到一个频道一个维度上了,顾惜觉得有心无力。

????最后,她又哭了,说“江川,你说我变了,其实你有没有发现你自己也变了?结婚以后,我提出的很多不满,你都不会重视,更不会去改,关于拖家带口吃饭看电影这个事情,我说到自己都烦了,可你依然毫无变化,你真的还爱我吗?哪怕为了照顾我情绪而做出改变也不肯吗?”

????江川却说“你总是叫我照顾你感受,那你呢?你就不需要照顾我感受吗?有什么,你总是会指责我,总是要求我改我迁就你,难道你不能迁就我一下吗?这东西原本就没对没错。”

????顾惜听到这句话,第一次觉得心凉。

????心凉在于不是这句话有无道理,而是,她已经真切感受到江川的变化了。

????从前百依百顺百般宠溺,吃个火龙果都要喂着他来吃,她在厨房做饭稍微啊一声,他立马紧张冲去厨房看她发生什么事了,如果只是被油弹到了,他会捧着她的手指吹一通,而后给她涂上酱油。

????往时有什么,她脸色一变,他立马好声好气哄着,死皮赖脸逗她笑。

????如今,开始“据理力争”了。

????而前前后后,结婚一年都还没到呢。

????也真是的,谁考完试了还复习呢?但前后差异大,就会有落差了。

????她当下盖下电话,不想再回家。

????她走远了才哭,哭完依旧不想回家。

????江川的电话没再打来。

????心寒层层渲染开。

????顾惜眼下也无处可去。

????想来想去,要不就去顾怡家,要不就回孔家。

????去顾怡家她是不想的,顾怡现在出了月子回到家,也是周身蚁,自己都忙不过来,哪有空顾一个泪人?

????回孔家更加不想,当初是自己坚持要嫁给江川的,蒋芳梅三劝四劝劝不住,现在因为吵架了回娘家,像什么话?

????瞧,不顾娘家人阻拦非要嫁的话,就是有这样的后遗症,将来在夫家受了什么委屈,全部都要打碎牙和血吞,哪还有什么脸面搅到娘家人,更别说是让娘家人为自己出头了。

????顾惜蹲在家里一公里多以外的鱼塘边上,哭到差不多了,依然不想回家。

????江川打来电话,顾惜不想接。

????江川发来信息“你在哪,先回家。”

????顾惜最后还是去了顾怡家,两个家不算远,顾惜坐公车的话,半小时就到。

????到了顾怡家楼下,好巧不巧,看到了尚游。

????还有另外一个倩影。

????那个倩影绝对不属于顾怡,顾怡产后胖若两人。

????顾惜屏住呼吸,悄悄走近。

????第一次偷窥,她的心跳得厉害。

????直看到两人抱在了一起,顾惜的脑袋嗡地一声。

????两人像是要别离,但又在无限缠绵。

????这样的情景顾惜经历过,当初和江川热恋,不也是如此难分难舍吗?

????顾惜迅速将手机调到静音,暗中偷拍了好几张照片,但碍于光线太暗,照片模糊不清。

????可如果是熟知尚游的人,应该是能一眼认出的。

????那个女的在得到一个goodbyekiss后终于离去。

????顾惜当下已经没什么理智了,她快步走上前,截住尚游,重重地喊“姐夫!”

????而后才转到他面前,盯着他的眼睛,问“怎么回事?人家明星可以说是排戏,你呢?你有什么理由。”

????显然,尚游见到顾惜很是错愕,他完全没有想到顾惜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。

????他环顾四周,表情不自然起来,手放扯了扯领带又放在裤兜,说“你怎么来了?”

????“可不吗?来的正巧,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。”平生第一次捉奸,毫无计策和谋略,只凭着心中一股气。

????这出轨的戏码,怎么如此普遍,而且现在居然还发生在身边了。

????顾惜原本就被江川气得一腔闷气出不来,现在还添上了这爆炸性的火。

????“我和她,没什么的,你不要乱想。”尚游不打自招,被撞破了,短暂的不知所措后,很快就是娴熟的淡定的官方说辞。

????顾惜双手交叉抱在前,笑了,问“搂搂抱抱缠缠绵绵,亲完又亲,也叫没什么?姐夫,你尺度真大底线真低啊。”

????“你口说无凭,不要来破坏我们夫妻感情。”

????顾惜笑得发抖“是你破坏你们感情还是我破坏你们感情?尚游,我跟你说,我们全家都是软柿子,一直都是任人捏的了,但如果你做出伤害我家人的事情,软柿子也是可以跟你拼命的你信不信?”顾惜说得眼睛都红了。

????尚游见到顾惜哭过,以为她是为这件事哭的,他很清楚她们两姐妹的感情,顾惜有这样激烈的反应他毫不意外。

????他踱了踱步,想了想,说“我们去车里谈。”

????“打住,我现在要跟你划清楚界限,有什么要谈的,请不要在这么狭窄的空间,我的尺度和底线和你很不同呢。”顾惜说话就是要单单打打。

????“那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谈谈。”尚游还是想息事宁人的。

????顾惜浊气未消,她强迫自己冷静,想到顾怡,想到顾怡刚出生的孩子,想到自己的童年,内心彷徨而复杂,百味交集。

????她竖起双手,做停的手势,说“让我冷静一下,我现在很想揍你。”

????尚游说“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。”

????“你闭嘴!”

????尚游不再说话。

????江川电话不断打来。

????顾惜知道今晚要不住酒店,不然真的无处可去了。那种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的滋味,她是受够了的。

????想了一下,便接了电话,她本来已经想好要说什么了,但江川比他更急,说“你在哪,我去接你,不要乱跑好不好,我很担心的,又是大半夜,你回来吧,不要一吵架就跑,我错了,我答应你以后不这样了,你回来好不好?”

????顾惜便说“我在我姐这。”而后挂掉电话。

????足足在原地坐了十分钟,她和尚游僵着,尚游也没有离去,直到江川来了,顾惜才起来,对尚游说“这个事情,是你和我姐的事情,但我既然看到了,不可能不理,我也不介意自己多个多管闲事的名头。三天之内,你不处理好,休怪我和你撞个鱼死网破。激怒我了,莫讲什么文明,我捅死你再捅死那个三八都做得到,我耗上一辈子都可以,不问值不值,就问那口气。信不信由你,自己看着办。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