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005.天塌了

作品:《爱情消亡录

????四奶奶佝偻着腰,扶着沙发柄慢慢坐下,还只是一个劲地叹气。www.83kxs.com

????顾惜更加揪心了,又担心又怕,哭着大喊“你快呀!”

????四奶奶也没有考虑孩子的感受,直接就说“你喊什么?哭都这样的啦,人都死了,哭也哭不回来了。”她说着,也伸手去抹自己的眼泪。

????顾惜虽不大,但知道死是什么意思。

????她一听这话,整个人是瞬间失去所有力量的,她脑袋一轰,跌在地上。

????假的,一定是假的,她的天,怎么说塌就塌,又怎么可以塌下来呢?

????“我不信,带我去见他,带我去见我爸爸。”顾惜用尽全力喊出来,哭得脑袋都热了。

????四奶奶摇了摇头“怎么带你?我要腿脚方便的话,也跟去医院了,你快去上学吧。”

????上学?

????这个时候还上什么学?

????但是不去上学,她还能去哪里?

????四奶奶说“先回家等吧。”

????顾惜忽然不敢回去那个家了,那个家是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,关键是,爸爸出事了,这个家,还是家吗?

????顾惜感到无助到了极点。

????忽一下,她觉得世界空了,所有人都走了,只剩下她一个人,没有人记得带上她走。

????她双手想捉住些什么,但一切都是空的,便只能握拳。

????她想到了家里后屋的泉哥,立马去拍他们家的门。

????泉哥恰好在,一开门,顾惜就噗通一下跪了,说“泉哥,听说我爸出事了,我求求你,能不能载我去医院,我要见我爸爸。”声音是凄厉的。

????泉哥一看这孩子已经哭得满脸通红,真心觉得可怜,扶起她说“你等我一下,我现在就推车出来。”

????向四奶奶问清了地址后,泉哥便一路狂飙。www.6zzw.com

????风大,泉哥还一直安慰“别怕别怕,没事的。”

????这样一句话,虽然很空,但是确实给到了顾惜安慰和力量。

????可就在遥远的村口,泉哥见到顾惜的堂叔他们已经回来了。

????他停下车问“怎样了?”

????“已经送到殡仪馆了,我们先回来。”堂叔眼睛是湿的。

????顾惜听到这句话,心和魂魄都飘离了。

????她脑袋是一片空白的,但也会说“带我去见我爸。”

????堂叔口快“你见到也认不出他了。先回去好不好?我带你回去吧。”

????“我求求你们了,我要见我爸。”她哭得声嘶力竭。

????最后,顾惜还是被带回到了那个家。空荡荡的家。

????她多想立马来到爸爸面前,不管他是什么样的。但是她不能,她就是不能。她不过是一个8岁孩子。

????她一个人呆坐在床头。

????她不知道那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,总之就是过来了。

????天慢慢地黑了。

????大舅已经安排人过来搭棚了。

????一堆人在为顾家诚的身后事忙前忙后,但没有人留意到坐在房间床头呆愣愣的顾惜。

????外面的人吵吵闹闹,但世界还是空的。

????天黑卷着无助,恐惧,担惊受怕,孤寂,重重地侵染着顾惜,她的世界,早已经塌了。

????而后,一个凌冽的哭声袭来,是沈秋兰哑着嗓子哭着回来了。

????顾惜连忙出去,只见沈秋兰是被两个人扶着来走的,她鞋子都没有穿,眼睛已经肿得睁不开了。

????她一边哭,一边喊“你怎么就这样走了?扔下三个孩子给我,以后我怎么过?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走了,你好狠心啊。”

????沈秋兰的天,何尝不是塌了?

????小顾恒其实并不太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,但他被这气氛吓到了,伏在大舅妈怀里一个劲地哭。

????所有人都来安慰沈秋兰,但没有人去顾及孩子们。

????顾惜留意到,顾怡是跟着人群回来的。

????顾怡也在哭,但却是在静静地哭,她连流泪都没有发出声来。

????顾惜过去抱住顾怡,这个时候,顾怡最能体会自己的心情的。

????她问“姐姐,爸爸是真的没有了吗?”她不愿意用死这个字。

????顾怡搂紧了妹妹,泣不成声。

????顾惜还在说“我好想好想见爸爸。”连流泪都没有知觉了。

????顾怡终于放声哭了出来,抱住了妹妹,说“爸爸没有了,真的没有了。”

????姐妹俩抱头痛哭。

????顾怡从兜里拿出一沓钱,递给顾惜,说“这是爸身上找到的。他全身上下,也只有这些了。爸最喜欢给你钱,我相信他会希望把这些钱交给你的。”

????顾惜接过那把钱,上面还染有血迹,她依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说“怎么就没了呢?好端端的,怎么就出事了呢?”那些泪迅速打在钱上,原本干了的血迹又晕染开了。

????后来,她知道了。

????顾家诚原是回来帮忙秋收的,秋收完,第二天一大早,骑着摩托车送完姐妹俩上学后,到镇上去买东西,回来路上,在一个红绿灯路口,被一台泥头车撞到了。

????送往医院的时候,已经不治身亡。

????一句遗言都没来得及留下。

????临终,全身上下只有26块4毛。

????那便是他留给这个家所有的遗产了。

????那夜,是最为最为长的夜。

????沈秋兰哭到晕去,醒来继续哭,来来回回,也晕了三次,最后一次还特别厉害,送去医院了。

????她一直在说话一直在哭诉,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句话“昨天还好好的,我们虽然才吵了一架,但是他这几天却对我无比好,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好,自己把稻草全部挑回来,又把花生都收完了,他把所有农活都干完了。知道我胶鞋坏了一大早就去镇上给我买,走的时候地上还有一双新的胶鞋。他为什么那么反常对我好?是不是知道自己要走了?他为什么知道要走了都不跟我们说一声。”

????沈秋兰的手里,还一直拽着那双同样染着血迹的胶鞋。

????这个家的顶梁柱倒了,是要塌了。

????顾惜拉着顾怡说“姐姐,我以前也时常会做到噩梦,梦醒了就没事的,我们赶紧睡觉,醒来后,爸爸会来叫我们吃早餐的了。”

????她逼自己睡去。

????但是,一个又一个早上醒来,顾家诚都不在了。

????接下来几天,都在为顾家诚办理后事。

????火化那天,顾惜终于见到了顾家诚遗体。

????是完好的一个人,听说是修补过的,还化了妆。

????后来的她,有点庆幸没有亲历顾家诚车祸现场,如果亲眼目睹,那一定是她往后所有噩梦的内容。

????那天一开棺,顾惜没有忍住,要去抱顾家诚,她要亲自叫醒他,但被人拉住了,乡间有个说法,眼泪滴在遗体上不吉利。

????那便是,她见顾家诚最后的一面。

????她知道,从此之后,他只会化成一坛灰。

????那个最爱他的男人,走了。

????------题外话------

????这是沉重的一章,小千总是觉得,所有的沉重,都会化作一股力量,愿大家都没有机会历经沉重,万一有,那么,负重前行,明天会更好的!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