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8章 反杀

作品:《脑机连接

????常一笑跟同新社的徐炎有个约会,他开着五菱宏光去了。

????江城市遍植樱树,徐炎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买了一片地,种下整片樱树,现在是赏樱季,徐炎没到这个时候都会来到这片有可能是专门为了自己而种的樱林,一个人默默地怀念一下他曾经很反感的父母,母亲还好,徐炎曾经很讨厌父亲,因为父亲没上过学,行为粗鄙,而且是社团中人,徐炎从小没朋友,大家都怕他。

????现在,如果徐炎有朋友,一定会更害怕他,因为他是同新社的老大,继承了父业。

????常一笑并不在这些人之列,他不会害怕任何人,即便是同新社老大约他来这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,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地方。

????五菱宏光到了目的地,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徐炎的背影,但是车子停了下来。这异常的停顿持续了30秒,车子才重新启动,慢慢开到徐炎的旁边。

????常一笑跳下车,还是带着淡淡的微笑,仿佛是见老朋友的打心里喜欢劲儿。

????徐炎回过头来,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伤痕和血迹,他认为这会吓倒常一笑。

????但常一笑微笑不改,无限温柔,问:“怎么了?徐社长。”

????徐炎:“这片樱林是我小时候父母种的,这么多,想必只有一部分是他们亲手种的吧,我不知道,这不重要,反正他们消失了,我不知道他们死在哪里,只好把这里当作纪念他们唯一的场所。我们同新社的二当家背叛了我,让我死在这里的话,我还是挺感激的,毕竟是过命的兄弟。”

????常一笑叹了口气:“是我给你的那份材料让你知道了二当家跟泰兴帮有勾结吗?我倒是没想到,堂堂的徐社长,在找出了内鬼的情况下,还会被二当家反杀。刚才在路口,看到二当家和他的亲信的时候,而你的亲信又不在的时候,我已经猜到了。”

????徐炎敞开胸怀,露出了一个爆炸装置,非常遗憾地说:“你会怪我吗?”

????常一笑:“当然不会,你一定是对我有信心,才约我出来的,徐社长不是懦夫。”

????徐炎忽然饱含热泪:“谢谢,你是我真正的兄弟。你是厉害的黑客,对吧?要不然也不会搞到泰兴帮的秘密账本了。”

????常一笑微微一笑:“没错,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多,要不是为了我那个小女神,我也不会随便暴露自己。你面前的黑客不是普通的黑客,我曾经看过一亿行跟安全相关的代码。”

????徐炎:“一亿行?怎么可能?”

????常一笑:“如果是一台电脑对一亿行代码进行了某种审查,你会觉得奇怪吗?”

????徐炎:“不奇怪。”

????常一笑:“这就是人机合一的威力了,我已经对需要从代码中提取的信息进行了模式编码,然后让芯片去读代码,短短几个月时间,我已经拥有了普通人类黑客几十辈子也没有的黑客知识。、6、克格勃的数据库,就像是我种的樱花林一样,随便我逛。他们的数据库里最有价值的东西,就是收集了大量的黑客技术,哈哈!所以,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我已经用吸星**吸收了这些数据库里黑的不能再黑的黑材料。”

????徐炎大为赞叹:“厉害然而”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爆炸物。

????常一笑扭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影影绰绰:“你的二当家果然念旧,到现在还没引爆炸弹的意思,他永远也没机会引爆了,因为我刚才中途停车的30秒钟时间,已经破解了他们的手机,现在他们的手机都是板砖。”

????徐炎哈哈大笑:“这么说,我们现在可以跑路了?”

????常一笑:“如果你不怕震动会引爆,那就跑,更稳妥的是,让我瞅瞅这货是什么情况。”

????二当家那边已经发现了手机遥控异常,正在快步走过来,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,常一笑走进爆炸物仔细观察,还颇为专业,看来是爆破专家的拿手好戏。

????常一笑轻轻拍了拍徐炎的肩膀:“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
????他们迅速而稳健地钻进了五菱宏光。接下来是一场激烈的汽车追逐战,秋名山神车对阵丰田普拉多。

????神车毕竟只是传说,动力严重不足,要不是乡间小路逼仄,早就被追上了,神车的屁股被怼了好几次,但常一笑很快就稳住了车身,丝毫不乱阵脚。

????徐炎看到杯架上有瓶营养快线,灵机一动,把瓶盖拧开,让乳白色的液体在空中飘向普拉多的挡风玻璃。

????普拉多赶紧打开雨刷器,这招障眼法作用有限。

????常一笑哈哈一笑,好像这生死时速是一场开心的小朋友之间的嬉戏,他灵机一动,抓起一把扶手箱里的钢镚,对准某个位置扔过去。奇迹发生了,普拉多的安全气囊居然弹了出来,导致普拉多车子失控,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水田。

????徐炎狂喜:“哈哈!这是什么骚操作?”

????常一笑:“四两拨千斤。”

????其实这个操作异常复杂,涉及到入侵汽车的电子系统,把安全气囊的传感器调到最敏感,而且只能触碰到特定的位置,没有一把钢镚还真不一定能击中。为什么会有钢镚呢?因为常一笑的母亲认为自己儿子能“死而复生”是观世音菩萨的安排,为了答谢观音菩萨,母亲经常用钢镚打赏流浪汉和街头艺人,为此,常一笑常年在车中放着一堆钢镚,果然是好人有好报呢。

????徐炎的胸口还放着炸弹,不过,他现在一点也不担心了,居然还有闲暇问一个问题:“风晨还我钱了,他忽然发财,我追问之下,他说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,有人把一个很厉害的专利用他的身份申请。这个人应该是你?从哪儿偷来的技术啊?”

????常一笑:“这人确实是我,别告诉他。不过,不是偷的,是原创的技术,既然你猜到了,那我带你到我的实验室看看,顺便把你的炸弹拆下来。”

????五菱宏光稳稳地来到了那个常年关门的厂房。

????进入厂房,常一笑感慨:“我已经一个礼拜没来做实验了,因为我一干活就上瘾,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,这个习惯原来就有,这一年多以来更加严重,所以患上了静脉曲张,医生让我多休息。”

????经过对电路的一番研究,常一笑说:“我已经有75的把握,可以下手剪电线了。”

????徐炎:“才75吗?能不能再高点?”

????常一笑:“能,不过,这个货好像还在倒计时,没时间研究了,随时爆炸。”

????徐炎急道:“那快点,快点,磨磨蹭蹭干啥呢?”

????常一笑拿起钳子,卡擦一声,两个人还活着,徐炎伸手抹了一把脸,长长出了口气。

????常一笑还在笑。

????徐炎没好气道:“你是机器人吗?怎么不会害怕?”

????常一笑:“没错,我可以控制情绪,可能达到了释迦摩尼的那种水平吧,害怕,是不存在的,如果我需要,我可以带着世界上最幸福的笑容迎接死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