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十四回 师妹

作品:《旺门佳媳

????孟太太便叫了杨婆子进来,吩咐她:“去前面瞧瞧老爷这会儿忙不忙,若是不忙,就请老爷进来一趟,说沈相公带着新娶的娘子来拜见夫子了,请老爷务必进来一趟,以免辜负了孩子的一片心。”

????待杨婆子应声而去后,才看向沈恒和季善笑道:“你们坐啊,都是自己人,千万别拘束了。恒儿媳妇,你今年多大了?我瞧你不但长得好,说话做事也颇知进退,委实是个好孩子,恒儿能娶到你,是他的福气。”

????说着,褪了指间一个戒指下来递给季善,“师母没什么好东西给你,这个戒指拿去玩儿吧。”

????季善估摸着孟太太这是给她的见面礼,虽并不想要,可还是那句话,入乡随俗,遂看向了沈恒,见沈恒冲她点头后,才上前双手接受孟太太的戒指,笑着道了谢:“多谢师母,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
????孟太太心里本就颇惊讶季善竟生得这么好,当真是荆钗布裙也难掩其秀色,她还以为肯嫁女儿给人冲喜的,肯定方方面面条件都好不了,沈家当日“死马当活马医”,肯定也没有挑拣的余地,只能矮子里选高子,可说到底也是矮子,上不得台面。

????却不想,季善不但生得好,瞧着也颇知进退懂礼仪,如今听她说话,竟还像是读书识字的样子?

????孟太太因笑道:“恒儿媳妇,我听你说话儿像是识文断字呢?那恒儿这福气可就真是忒好了,可着全清溪镇,能识文断字的女子可都没几个。”

????季善从来没想过要装文盲,便把当日与沈青那套说辞又搬了出来:“不敢说识文断字,也就小时候跟着里正家的哥哥略学过几个字儿而已,倒叫师母笑话儿了。”

????孟太太摆手笑道:“笑话儿什么,这夫妻两个过日子,最重要的便是话能说到一起去,不然你说东她却说西,有什么意思?我替你们高兴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笑话儿……”

????话没说完,就听得外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:“娘,您有客人吗?”

????声音落下的同时,人也已出现在了门口,却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,身量长挑,衣妆清雅,长着一张与孟太太极为相似的圆脸,十分的娇俏可爱,正是孟夫子和孟太太的次女孟姝兰。

????孟太太脸上的笑容霎时淡了许多,嗔道:“知道我有客人,你还进来,失礼不失礼?不过既然来了,就见一见你沈师兄为你新娶的嫂子吧,不但漂亮知礼,竟还识文断字,我才还说你师兄真是好福气呢。”

????沈恒与季善已站了起来,待孟太太说完,沈恒便笑向孟姝兰道:“二师妹,这便是我娘子了。娘子,这是二师妹。”

????季善笑着给孟姝兰见了礼,“二师妹好,我叫季善。”

????孟姝兰却是怔了一下,才笑得有些勉强的给她回了礼,“沈、沈嫂子好。”

????适逢杨婆子去而复返,“太太,老爷说他忙不过来,也不方便见沈娘子一个女眷,让太太见过了也就是了。至于沈相公复课的事,看他自己觉得身体是不是已经大好了,只要他自己觉得好,随时回来便是了。”

????孟太太闻言,只得歉然笑向沈恒和季善道:“你们夫子忙不过来,那你们的心意我就代他领了吧,等下次有机会了,再当面拜见也就是了。时辰也不早了,你们留下用了午饭再回去好不好?杨妈妈,中午多做几个菜,我要好生款待恒儿和他媳妇。”

????又问孟姝兰道:“你字儿写完了?你大姐可要不了几日就要回来了,当初又是你主动答应她每日都会写大小十篇字,等她回来给她检查的,可别说到做不到啊。”

????孟姝兰闻言,抿了抿唇,道:“那我这便回屋去写。沈师兄,沈嫂子,你们慢坐啊,我就先失陪了。”

????说完屈膝一礼,起身后快步出去了。

????沈恒方笑着与孟太太道:“师母,午饭我们就不叨扰了,家里这些日子事儿多,我也想尽快,最好是明日最迟后日,就回来复课了,那要准备的东西势必也很多,只能下次得了闲,再品尝师母和杨妈妈的好手艺了。”

????孟太太当然不肯就这样放他们离开,“你媳妇第一次登门,怎么能连顿便饭都不吃?不行不行,必须得吃了午饭再回去,再忙也不至于忙到连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是不是?”

????又劝沈恒,“不要急着回来复课,再歇息几日十来日的,也不迟,磨刀不误砍柴工么,你如今把身体养好了才是最要紧的,只要你身体一直好好儿的,以你的学识,师母相信这次肯定能中。”

????沈恒却是再四推辞,季善也跟着帮腔,“师母也忙,我们下次再来叨扰您吧。”

????孟太太却不过她们,只得道:“那下次可别再与师母客气了啊,不然师母真要生气了。”

????然后吩咐杨婆子好生送了他们出去。

????不多一会儿,杨婆子回来了,见孟太太正歪在榻上闭目养神,忙放轻了脚步,上前低声问道:“太太,您还好吧?”

????孟太太应声睁开眼睛,“我没事儿,就是有些累。人送走了?”

????杨婆子“嗯”了一声,“已经送走了。倒不想沈相公冲喜都能冲来这样好一个媳妇儿,还真是够命好的。”

????孟太太道:“可不是,他那新媳妇别说整个清溪镇都难找第二个,便是放眼全天泉县,除了大户人家的小姐,怕也是难找的,关键冲喜都能娶到个这样的媳妇便罢了,竟还真把他给冲好了。你看他方才的样子,倒比之前没病时,精神气色都还要好不少,命的确够好的!”

????顿了顿,又道:“我方才还后悔,怎么没让你亲自去守着兰儿,省得她任性妄为,这会儿倒是有些庆幸她来了这一趟了。沈恒都有那样漂亮可人的一个媳妇儿了,肯定是要安心与那季氏过一辈子的,她总该彻底忘了,安心等着嫁人了吧?真是个不省心的冤家,我以往就是太疼她太宠她了,才纵得她不知天高地厚,也就是她爹不知道,让她爹知道了,肯定饶不了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