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0251 樱花6

作品:《逆天皇妃:极品王爷宠上身

????南宫谨伸出自己的双手道,“我这不是在责备你,只是想让你明白,我都是为我们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有时候我也很难过,但是我知道你的痛苦。”

????“那下一次就不要出现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的手捏得有些紧,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????“你一定要相信我。”南宫谨对清澈道。

????“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道,“我也不想这样,可是真的没有办法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我知道。”

????南宫谨道,“那段日子就只能委屈你。”

????清澈摇头道,“一点也不委屈。”

????“听我的话,为我们能回到南诏国,并且能在一起,你一定要听我的话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知道南宫谨这样固执的人,说什么也没有用,只能听他的话,清澈道,“我睡不着,但是却又不敢出去。”

????“有这么好怕,我带你出去走走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你就不怕遇见她?”

????南宫谨看着清澈道,“不怕。”

????清澈嘴角一丝笑意,“有时候就是这样,你不怕的话,我也不怕。”

????“我是应该担心她会伤害你?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她不会。”

????南宫谨道,“你会相信她不会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她可是松山大小姐,怎么可能因为你而伤害我。”

????南宫谨道,“是,那你还出去走走吗?”

????清澈却潜意识的往后退一步道,“不用。”

????“那就在房间里面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从自己的包袱中拿出一直短笛,放在嘴边吹起来,一声又一声的传入南宫谨的耳旁,脑海中浮现他与清澈在一起的很多画面。

????“想不到过得这么快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用手触摸自己的短笛,“过得快不好吗?”

????南宫谨却低下头,“不知道,从北漠到扶桑,你手中握着的依旧是短笛。”

????“那是因为不变的是我们之间的情谊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有的时候,我是不认同你的做法,就像你有时候也不忍同我的做法,但是我们要明白,最终的目的,都是为在一起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不,你这是在迁就我,我应该明白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我来还想听一曲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拿起短笛吹起来,就像是在北漠是吹的一样,闭上眼睛浮现在北漠的种种,就像还坐在蓝天白云,绿色的草地上一样。清澈就这样一直在吹,直到所有人都入睡,清澈也觉得有些累,正想睡的时候,一块小小的石砾丢在她的面前。

????清澈顺着方向望过去,却空无一人,她没有站起来去探究,只是坐在一旁,静静地看着,外面的海水,可是还有石砾向她丢过来,她再也忍不住,看见南宫谨早已经入睡。清澈站起来走出房间,来到丢来石砾的地方,却看不到一人,她转身正想走的时候。

????“别走这么快。”一个身着扶桑服饰的男子,看着清澈。

????她回头看这男子,看着他华丽的服饰,就知道他一定是出身的非富即贵,清澈却一点也不感兴趣,就往前走。

????“站住。”男子叫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有什么事?”

????“我想认识一下你。”男子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好,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是?”

????“松山郎。”男子道。

????清澈听到他的名字只是笑一下,但是却很大方的说道,“归海清澈。www.83kxs.com

????“这是你的名字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点头道,“是,那你的父亲可是上忍?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是,想不到你也知道。”

????“还真是。不知道你的忍术怎么样?”清澈道。

????松山郎道,“在家中,我的忍术仅次于父亲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????“你知道我的父亲,看来你也懂忍术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点头道,“我知道的很少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你想学的话,我可以教你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好,那我就教你。”

????松山郎看着清澈道,“那现在可以教你。”

????清澈却笑道,“跟我在船上散步,不知道意下如何。”

????“能与你一起散步,是我的荣幸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那我们就一起往前面走。”

????松山郎看着清澈道,“这么晚怎么没睡,听你的笛声,不像是一个人。”

????清澈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道,“我能不说。”

????“你不想说的话,那就不说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指着前面说道,“你看有一条很欢快的鱼。”

????“是,你看那边也有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这些鱼都很快乐。”

????松山郎看着清澈道,“你不开心。”

????清澈摇头道,“不是,只是有些难过。”

????“那就是不开心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是不开心,那你有本事让我开心吗?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那我现在就让你开心。”

????清澈看着松山郎,看见他用手中的扶桑武器,比划星,激起浪花,让清澈看到水的波动。清澈原本不好的心情也被瞬间转移。

????“怎么样?”松本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想不到你还真的会安慰我了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是谁惹你不开心,可以告诉我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现在都已经不重要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怎么会不重要?”

????清澈听到松山郎的话,愣一下,“确实不重要。”

????她只是一直站在海岸边,看着海水的流动,松山郎却没有打扰清澈,看着她精致的五官,在那时候不停的发光,让松山郎,也为之着迷。

????“我这是怎么?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我想回去房间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好,我送你回去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你的好意我心领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那我下一次还能见到你?”

????“我们萍水相逢,你却站在这里与我待很久。”清澈道。

????松山郎道,“这是我应该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下一次我们有缘见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下一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?”

????清澈道,“我们还会见到。”

????“让我去找你,我们就能常见面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转身回到房间里面,南宫谨依旧在熟睡,清澈也慢慢的躺下来睡着,闭上眼睛,她就慢慢地入睡。

????……

????“我要出去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站起来问道,“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到扶桑?”

????“今日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这么快?”

????“是,我有些出乎意料,幸好我们遇到大船,不然可能要在海上划几日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现在你已经入松山门。”

????“我知道,到扶桑,我将你安顿好,就会去松山的武道场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却道,“我昨日遇到银姬的哥哥。”

????“怎么样?”南宫谨问道。

????“一定要按照你的意思做。”清澈问道。

????南宫谨道,“不然你想怎么样?”

????“我只是想……”清澈还没有说出口,南宫谨道,“不用说,我不同意。”

????“你这样做,我就同意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道,“不是商量好听我的话。”

????清澈却避开清澈的眼睛道,“我发现自己做不到。”

????南宫谨道,“是你不肯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我没有,我真的做不到。”

????“那你就认为我会同意你的做法,不要忘记,你现在已经与以前不一样,别人一眼就能识破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我明白。”

????“那就听话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只能将泪水含在腹中道,“你去找她?”

????“你要明白,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有些痛苦道,“我明白,可是我却做不到。”

????“我们已经不再是小孩子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对,你说的都对。”

????南宫谨道,“那就好好在房间里面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我知道。”

????南宫谨依旧走出房间,清澈望着他的身影,却觉得他是何等的潇洒,“不要。”可是他却听不见。

????清澈去回到梳妆镜前,看着自己,用长长的绷带,缠在自己的腹部,用脂粉涂抹在脸庞上,换上好看的服饰,梳着整齐的发髻,戴上闪亮的首饰,走出房间。

????拿出一直短笛吹起来,他想昨夜一样出现,看着清澈道,“想不到你还是会吹短笛。”

????清澈收起自己的短笛道,“不要误会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我没有误会。”

????“听说今日就可以到扶桑,我是来与你道别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原来你都知道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点头道,“是,我都已经知道。”

????“那下船以后,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你。”

????“你想找我也不是不可以。”清澈道。

????松山郎道,“在哪里我能找到你?”

????“樱花盛开的地方。”清澈道。

????松山郎道,“那是哪里?”

????“你自己想。”清澈道。

????松山郎道,“我想不出来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那就等你想出来的时候,我们就能见面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原来如此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不知道是不是为难你?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没有,我相信自己能找到你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那我就在吹一曲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好,那我就听你吹的曲子。”

????清澈闭上眼睛吹着曲子,松山郎就这样看着清澈,“不知道樱花是不是很美?”

????“到时候我带你去看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我想将客栈开在一处有樱花的地方,没有樱花盛开的时候,门前满地的樱花,那一定很美。”

????“那到时候一定要有阳光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“是,因为下雨,那些花瓣就有些可怜。”清澈道。

????松山郎道,“那我一定要站在门口看着你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现在想想就很美。”

????“那就快点去准备下船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是应该去准备。”

????”你开客栈我一定会去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那我一定为你做几道特别的扶桑料理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有你在,其实对我来说,就已经是奢望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回到扶桑,你不忙着练忍术。”

????“再高的忍术,也是只武功,也应该有些自己的空闲时光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你每日都在武道场?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松山家的规矩很多,每日在武道场的时日多一些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那是不是很幸苦?”

????松山郎听到清澈的话笑,在他很少笑,可是听到清澈的这句话,却笑起来,“是,不过对我来说已经习惯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二宫?”

????“二宫?”松山郎的语气有些惊讶。

????“是,就是二宫。”清澈道。

????松山郎道,“我是有听过,不过他现在不在。”

????“他教会我扶桑料理,我还想继续跟他学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想不到二宫会收下你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有些不明白的问道,“怎么?”

????“二宫以前是忍者,但是现在却是料理师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在他这些年,应该发生很多事情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现在他能做的一手很好的料理,不是很好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你说的对。”

????“既然觉得我的话对的话,那我们就进去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有些不明白,“现在看你不急的样子,不如让我请你吃扶桑料理。”

????“这怎么好意思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”我还是回房间。”

????“现在你一定很饿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的脚步停下来道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????“我就是知道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那看来我只能留下来与你一起用膳。”

????“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扶桑料理。”松山郎道,清澈点头坐下,用筷子夹起一块肉,放入口中,却有一种罪恶感萌生。

????“怎么?不和你的口味?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很好吃,只是有些感动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这有什么好感动?”

????清澈道,“总之还是因为你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那我们就用膳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那我就不客气。”

????松山郎道,“不要与我客气。”

????“什么花这么香?”清澈道。

????“你回头看就是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清澈回头看见一株养在盆里面的樱花书,“是樱花的香味。”

????“喜欢吗?”松山郎道。

????“这是怎么做到?”清澈问道。

????“就是将一株樱花养在盆中,这样想家的时候,就能拿出来看看。”松山郎道。

????“这株樱花,一直都在船上?”清澈问道。

????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