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0193 国宾馆2

作品:《逆天皇妃:极品王爷宠上身

????南宫谨看着依然往前走的清澈,他走上前拉住清澈的手,“既然不相信,为何停留。”

????“因为得不到,却又想得到,犹豫不决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那你就这样一直走下去?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摇头道,“不是还有你存在吗?”

????“你会为我而停留?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没有回答,只是一直向前走,直到在一口干枯的井旁边停下来,看着南宫谨道,“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看到我大婚?”

????“就快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你能预测到?”

????“北漠王这么多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,一定很想念,一个王为留住自己的儿子,还是愿意尝试一切办法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????“这不就是你想要。”南宫谨。

????清澈道,“我们一直想着来着北漠城,现在终于来到这里,不想这样就回到南诏国,不如我们疯狂一次。”

????“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在疯狂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这还不够疯狂。”

????“这里到夜里会有篝火节,清晨的的时候会有朝拜的时候,这里的人很信奉达摩。”南宫谨道,望着清澈。

????“可是那又怎么样?”清澈道。

????“想要融入这里,就不得不去学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想来成为萨满一定还很有趣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不如我们去寺庙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那该有多么无聊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你不就去的话,我自己去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叫道,“等一下,我还是跟你一起。”

????“那可是你答应,不是我强迫你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一路上看见过大大小小的寺庙,但是都没有进去,这么我们去寺庙,想必里面与外面有很大的区别。”

????南宫谨和清澈来到北漠城最大的寺庙,但是人有些多,但也一点不妨碍清澈和南宫谨看寺庙,刚进门,就都小喇叭走过来问道,“你们不是北漠之人?”

????清澈道,“你怎么看出来?”

????“因为眼神,以往来来往往的都是北漠之人,异国之人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小喇叭

????道。

????“我们只是来看寺庙,并没有别的事情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那你们就参观。”小喇叭道。

????清澈和南宫谨走在寺庙里面,看着院落的墙壁上都是经文,喇叭的头上戴着一顶黄色的长帽子,身着一件红色的大褂,一只手臂露在外面,因为长期与黄土为伍,脸上的有些黝黑。

????“我们还是去别地方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问道,“让你觉得不舒服?”

????“不知道为何我只要想到刚才那小喇叭的话,我就觉得全身毛骨悚然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那我们还是走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点头,南宫谨拉着清澈走,门口却被拦下,“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异国之人,又岂能放过。”

????“你们干嘛?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我们只是想让你们留下,在这里住上几日。”小喇叭道。

????清澈和南宫谨听到小喇叭的话,脸色大变,可是想要走,却已是不可能的事情,因为门口已经被七八个小喇叭堵住。www.6zzw.com

????“我们可是皇亲国戚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来到我们寺庙,就与世间无关,不管是皇亲国戚,都是我们的人。”小喇叭不相信道。

????“现在怎么办?”清澈道。

????“只能闯出去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那就听你的话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和清澈亮出自己的剑来,看着那些喇叭,眼神中充满杀气,那些喇叭将清澈和南宫谨分开来对付,一个人对付四个人,喇叭的功夫也很高,清澈和南宫谨感觉到力不从心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????“你们是谁派来?”南宫谨道。

????其中有个喇叭道,“我们是寺庙中人,不听从任何人的话。”

????“不可能,怎么会有这么多高手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那是因为你们的武功太弱,才会认为我们是高手。”喇叭笑道,这样更激怒南宫谨,他不再手软,使出自己的灵力,将一个又一个的喇叭打倒在地,可是那些喇叭的毅力很强,倒在地上马上就爬起来,再战,清澈和南宫谨的渐渐筋疲力尽。

????“怎么才这么一回就不行,看来异国之人没有北漠人,有强健的体魄。”喇叭道。

????清澈和南宫谨被那些喇叭用五花大绑,将两人捆住,“你们这样对我们,会后悔。”

????“你有什么花招就尽管使出来,我是不会怕你。”喇叭道。

????“谁指使你们这样对我们异国之人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现在你们已经败在我们手中,来问这么多干嘛?”喇叭道。

????“就让我们死的瞑目。”清澈道。

????那些喇叭听到清澈的话大笑起来,“我们有说过要你们的性命吗?”

????“你都已经把我们抓住,还会让我们活?”清澈道。

????“你倒是机灵,不过不是现在。”喇叭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那是什么时候?”

????喇叭道,“你不需要知道,将他们带走。”

????一群喇叭围上来,将清澈和南宫谨扛起来,丢在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面,那些喇叭将他们放下以后,就用手中的锁,将房门锁起来。

????“在知道会这样,就躲在房间里面不出来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即使你在房间里面,也会被抓,并且还是被一群莫名其妙的人抓住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怎么会这样?”清澈道。

????“看来北漠并不平静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既然这样的话,我们该怎么办?清澈问道。

????”当然是想办法逃出去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怎么能逃出去?”清澈道。

????“我们先来细细的回想一遍,在北漠我们有谁可以依靠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逍遥,贝勒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他们都是北漠的王子,而逍遥说过与你成亲,那现在你只是北漠王子的………”南宫谨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。

????“你就是想说我名不正言不顺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道,“我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????“你就是这样个意思,现在你说这些,怎么逃出去?”清澈问道。

????“等到夜里,就找机会逃出去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怎么逃?”

????“夜里的时候,沙漠冷的时候,只要我们坚持得住,就一定能逃出去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这些话我也会说,可是我们手上的绳子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道,“这些都只是小问题。”清澈看见南宫谨在地上踏一下,就有一把小刀从他的鞋子里面出来,清澈道,“你怎么不早告诉我。”

????“现在告诉你也不算迟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那可怎么办?”清澈道。

????“等到入夜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你是怎么想到,把刀藏在鞋子里面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道,“时常行走江湖啊,这些还是要预想到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看来我还是经验尚浅。”

????“不是,只是你比那些人少一根筋。”南宫谨到。

????“你不就说,我头脑简单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怎么你还不高兴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没有,只是想到逍遥现在在干什么,一定是在喝着美酒,怀中拥着美人,还有美妙的乐曲,又怎么会想起我来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现在知道回头才是岸边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是,你会带我出去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既然想明白,就跟着回去南诏国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突然笑起来,“只是从这个地方,去另一个漆黑的地方。”

????“为什么这么说,难道你就觉得我对你不好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不是,是很好,可是不是我想要,因为我有自己的判断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那你会怀疑吗?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我会怀疑,只是不是现在。”

????“那我们不出去,一辈子在这里好吗?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不,我要出去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变得有些沉默,或许他还不知道说些什么,清澈只是望着上空,上面有很多的网,沙漠的夜晚降临,变得越来越冷,直到清澈缩成一团的时候,手中的绳索就这样解开,清澈伸出自己的手,看着身边的南宫谨道,“有时候我不知道是爱,还是恨。”

????“爱也好,恨也罢,我只是想要你记住我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往前走几步,用手推一下门,“外面锁住。”

????南宫谨道,“所以我来说这一点也不难。”从自己的鞋子俩面取出一把匕首,将门锁切段,就这样掉落在地上,可是因为寒冷,窝在棉被的我们一点也不想起来看,就这样清澈与南宫谨走出房门。

????“我们还是小心点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道,“不,我们还是快点出去。”

????“这样会被发现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道,“一点也不清楚这些喇叭,他们很早就起来巡视,我们现在快点出去,不然被发现又是一场恶战。”

????清澈道,“这里这么大,哪一条才是出去的路。”

????南宫谨望着上空道,“一直往前面走。‘

????“你怎么知道?”清澈问道。

????“因为我会看星辰的变化,结合寺庙的布置,也就知道怎么出去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跟着南宫谨的身后,清澈感觉到心痛的感觉,停下脚步看着南宫谨,看出清澈异常的南宫谨道,“怎么?”

????“不知道为何我感觉到,有一股蠢蠢欲动的感觉。”清澈道。

????南宫谨二话不说,在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,蒙在清澈的嘴巴上,“这样可好多。”

????清澈已经说不出话来,南宫谨拉着清澈不断的往前面跑,直到跑出寺庙门口,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,南宫谨脸上很着急的模样,“他们既然追过来。”

????清澈指着自己嘴巴上的布,南宫谨却道,“逃出去以后,我会给你拿下来。”

????“不,现在就拿来。”清澈道,她不相信的触摸自己的嘴巴,那块布怎么就消失。

????“既然消失,还是快点跑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和南宫谨不断地往前面跑,直到一个喇叭挡在他们的前面,清澈已经动手,用自己的灵力,将当时他们去路的人丢得很远,南宫谨惊奇的看着清澈,她却像是没有察觉一切的模样,与南宫谨继续往前走,但是南宫谨却用自己的灵力,在这里设下结界。

????“你刚才为何有如此强大的灵力?”南宫谨问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。”

????“我们现在还是先回国宾馆,然后调查这件事情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那你就去查,我也很想知道。”

????“放心我一定会查到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可是我不想知道怎么办?”清澈道。

????“为何?你是在害怕?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有些心虚道,“我有这么好害怕?”

????“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是谁想加害我们’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现在我们不是没事。”

????“可是以后怎么办?我不想这些事情在发生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也不是没有办法,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与你回到南诏国。”

????“你不会跟我一起回南诏国,难道不是吗?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是,不是,因为我不想就这样放弃。”清澈道

????“既然不想放弃的话,那就要知道这一切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有时候只需要知道自己的目标,这一切都不重要。”

????“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但是你坚持,你所认为是对,那也是一件好事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时候不着,我还是去休息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是很晚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躺在榻上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眼泪在流淌,不过她似乎一点也不好后悔这一切,她只是不想面对这一切。

????“清澈,为什么你就不能说出来?”躺在榻上的南宫谨道,却也在流泪。

????直到清澈醒过来,睁开第一眼就看到逍遥守在她的身边,“我知道你昨夜你很晚才回来。”

????“你怎么知道?是不是南宫谨告诉你?”清澈问道。

????“我其实很关心你,只是你不知道?”逍遥笑道。

????清澈道,“难道你在我身边安插人?”

????“没有,你可是在北漠,我当然要知道你的动向,你与别的男子失踪,可叫我如何是好。”逍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