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0160 误会2

作品:《逆天皇妃:极品王爷宠上身

????“不好王爷吐血,请来宫里的大夫,说是王爷已经没有几日的寿命。”侍从道。

????南宫谨难过道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????侍从小声道,“就是在少爷与老爷争吵的时候,老爷气的昏过去,少爷去不见踪影,去太学院问过,才知道少爷在这里。”

????“我要回去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少爷,快点回去,老爷一定想见到少爷。”侍从道。

????南宫谨急急忙忙的跟着侍从回到南宫府,想起自己母妃走的时候的场景,他是那么的难过,他不想在经历一开场悲伤,跟侍从急急忙忙的赶回到南宫府,看见躺在病榻上的王爷,已经不再是昔日那年轻轻轻的王爷,而是一个挣扎的王爷,他看着南宫谨,嘴里念叨,“宝物,宝物在你手中?”

????南宫谨摇头道,“没有。”

????“谁抢走宝物?”南宫老爷道。

????“在归海清洵的手中。”南宫谨到。

????听到这个消息的南宫老爷笑起来,有几分挣扎的模样,“就知道这归海府不安好心。”

????“爹爹,我想娶清澈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我是不会答应。”南宫老爷道。

????“爹爹为什么?”南宫谨失落道。

????“你是我的儿子,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。”南宫老爷道。

????“可是我就是爱着清澈,我可以什么都没有,可是我不能没有她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南宫老爷道,“那你可知归海清澈也是一样非你不嫁?”

????“她是,她跟我说,她爱我。”南宫谨道。

????“那她有多爱你?”南宫老爷道。

????南宫谨道,“我不知道。

????”不要被她的话迷惑,你一定要知道她有多爱你。“南宫老爷道。

????”爹爹,是不是同意我们在一起?“南宫谨道。

????”我走后,如果她真的很爱你,你也很爱她的话,那你就娶她,爹爹没有什么留给你,就只有这王爷只为,世袭给你。“南宫老爷道。

????”爹爹,我不在意这些名利,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。“南宫谨失痛道。

????”做人不能太贪心。“南宫老爷说完就睡过去。

????南宫谨叫道,”爹爹。“

????侍从在一旁提醒南宫谨道。”王爷只是睡过去,等会就会醒。“

????”真的,你没骗我?“南宫谨道。

????”怎么敢骗小王爷。“侍从道。

????南宫谨看着躺在病榻爹爹,心中受到莫大的打击,”我守在他的身边。“

????侍从看见南宫谨眼底的难过,也就没有多言,就走出房间,将门带上。

????”小王爷怎么样?“一个侍从问道。

????”难过,以前看着他与王爷争吵,现在看到他难过的时候,就知道还是父子情深。“侍从道。

????”我们就不要多言,将院落的事情处理好。“管家道。

????聚在一起的侍从,就这样散去,独留下管家一个人站在原地,满脸担忧。

????……

????”哥。“归海清澈叫住归海清洵。

????他回头看着清澈说一句,”不是你的,就不要妄想。“

????”我不相信,他是爱我,可我也爱着他,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。“归海清澈道。

????”这世间不是只有爱,就能在一起,清澈能明白?“归海清洵道。

????”为什么不能?“清澈道。

????”你要忘记,爹爹让你住入南宫府的目的。“归海清洵道。

????清澈看着清洵道,”这就是我们不能在一起的理由?“

????”他会原谅你,清澈不会清楚一点,不要被虚无缥缈的爱迷惑。“清洵道。

????”为什么我还归海清澈?“她痛心道。

????”好,我就来告诉你,你生命,你身体流淌的血液,你的名字都是归海清澈,都是归海府给你。“归海清洵道。

????清澈没有多言,跟着清洵回到归海府,只是她没有以前的她那么无忧无虑,她有时候会望着窗外,便是一下午过去。

????冬夏也回到归海府中,清澈有时候想起来会问,”是不是有人来找她。“

????”小姐,没有。“冬夏道。

????清澈听到以后,会平静的回一声,”知道。“

????日复一日,这几日来,清澈问的次数多起来,她再也沉不住气,她想要去找南宫谨。她日想夜想。

????……

????”我爹爹怎么样?“南宫谨道。

????御医摇头道,”你还是跟他好好说话。“

????”不会。“南宫谨这些日子整个人都瘦一圈。

????”我已经确认几次,人参也已经用很对,可是都不见效果,看来是真的没有办法,就好好说话,让他走完最后一程。“御医道。

????南宫谨脑海中回响起御医说的话,”怎么会这样?“

????”我自己的身体,我很清楚,只是一直没有告诉你。“南宫老爷道。

????”爹爹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“南宫谨道,他还没有来得及孝敬爹爹,就让他忍受失去爹爹的痛苦,亏欠和悔恨之心,冲击着他的大脑。

????”不要难过,是我不愿意告诉你,怕你难过。你母妃走的时候,你一定很怨恨我,为何不多爱她一些。其实你一直都不知道我比你想象中的更爱她,在没有她的日子,我也忍受够。“南宫老爷道。

????”爹爹,这么爱母妃,为什么不告诉她?“南宫谨道。

????”爱不是要说出来,你以后就会明白。“南宫老爷道。

????”有时候我真不愿意明白,因为这样只会让我难过。“南宫谨失声道。

????”男子汉不要哭,即使爹爹在最后一刻,也不要看见你哭泣,因为以后的你承担着南宫府的一切,你一定挺起胸膛,因为你是南宫府的期望。“南宫老爷道。

????”爹爹,我不能接受,你就这样走。“南宫谨道。

????”我也不愿意,可是命是如此,让我怎么办?“南宫老爷道。

????”爹爹,就留下来。“南宫谨道。

????南宫老爷用手触摸南宫谨的头,扬起的手,眼看就要触摸到他的头之时,却垂下来,再也扬不起来。

????”爹爹。“看到这一幕的南宫谨大声的叫道。

????不管南宫谨怎么推,他始终都无法睁开眼睛,外面传来声音,”王爷薨。“

????一片凄凉的声音,各种哭泣的声音,交织在一起,形成一种莫大的悲伤。

????……

????归海府中,再也等不下去的归海清澈,已经想好,今日就去南宫府问个明白,不管南宫谨还爱不爱,她都要见到他。

????”小姐,外面下雨,还要出去!“冬夏道。

????”爹爹和哥哥今日都没在府中,这是最好的时机。“清澈道。

????”可是清玉小姐在府中。“冬夏道。

????”那就不要让她知道我出去。“清澈大。

????”是,小姐。“冬夏道。

????”那我就先出去。“清澈披上披风,往外跑去。湿漉漉的雨滴打在她身上,可是她一点都不觉得寒冷,而是焦急的心情,因为她马上就要见到日思夜想之人,她一路小跑,这是她跑过最长的路,跑到归海府的时候,她有些气喘吁吁,抬头看着南宫府的牌匾,只是与以往有些不一样,多了白色的丝绸。

????她愣住站在门口,不知道南宫府发生什么事情?怎么满是素缟,她往前走几步,用手敲门,门口有小厮开门,”发生什么事情?“

????”王爷薨,现在不便见客,没有重要的事情,就请回。“小厮道。

????”你说的可真?“清澈感觉到自己全身震一下。

????”这事还能有假。“小厮道。

????”我是归海清澈。“清澈顾不多面子。

????”归海小姐?“小厮道。

????清澈点头,小厮把门打开说道,”进来。“

????”南宫谨?“清澈问道。

????”小王爷,我不知道在哪里?不过现在最难过的小王爷。“小厮道。

????清澈走进南宫府,来到南宫谨的房间,站在门口的她,就闻到里面的酒气。

????她用手将门推开,里面黑漆漆的一片,清澈走几步,脚下绊倒酒壶,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,她用自己的轻功往上一跃,却脚踩在空酒瓶子上,往后仰,整个人往后倒过去。没有预期的痛,清澈意识到压到人,立马站起来。

????”清澈,是你?“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。

????这是她念念不忘的声音,”真的是你。“

????”你来看我?“南宫谨抱着清澈道。

????清澈都有的怨恨都烟消云散,”我是来看你。“

????”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。“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闻到他身上的酒味,”你喝多。“

????”没有,只是有些难过。“南宫谨道。

????”你是真的醉。“清澈道。

????”能这样大醉一次,你知道该有多好,为什要这样对我?“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地下眼睑,知道他为何难过,”别喝,始终都要面对。“

????”如果就这样远走高飞,那该有多好。“南宫谨道。

????”这里的一切又怎么办?“清澈道。

????”我什么也不想多想,只好你在我身边就好。“南宫谨道。

????清澈也这样抱着南宫谨,门被打开,一阵刺眼的阳光照耀进来,清澈看着是管家带着侍从过来。

????”小王爷,圣旨来。“管家道。

????南宫谨放开清澈,犹豫片刻还是走出,喝下醒酒汤,看着清澈转身就走,这就是他与她之间的距离。

????南宫谨换上干净的服饰,来带前厅,公公拿着圣旨站在上面,看着南宫谨道,”跪下接旨。“

????南宫谨跪下,他已经猜到圣旨上的内容,他顺利的接下王爷之位。

????”奉天之御,皇帝昭曰,念王爷为南诏国付出,今日将王爷之位传与南宫谨,谨王接旨。“公公念道。

????清澈感觉到什么一路跑过来,看到眼前的这一幕,她看着圣旨在他的手中,今日以后他就是王爷,而她是归海府的大小姐。

????清澈没有来得及告别,就这样一步又一步的走出南宫府,”我到底是为何而来?“

????雨打在清澈的衣衫上,她却不感觉到寒冷,街道上的人都四处窜躲雨,清澈却一直往前面走,一滴滴雨打在她面庞上,已经分不清是雨还是泪。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,清澈全身都淋湿,却还要一步一步往前走,披肩也很重,她身上就像是压千金一样,她却停下脚步,路上行人一个也没有,却又一个在等她,手上撑着油纸伞,站在她的面前,她多么渴望是南宫谨,雨让她变得很清醒。

????”清澈。“归海清洵。

????”哥。“清澈叫一句,就到在地上。

????归海清洵接住昏倒在地上的清澈,”你这是怎么?“

????清澈却不愿意多说,归海清洵用手放在清澈的额头上,滚烫的额头,知道清澈发烧。

????抱着她回到归海府,他已经被大雨淋湿,冬夏看着少爷抱着小姐回来,”发生什么事情?

????“她淋雨生病,快点请御医。”归海清洵道。

????清澈一直叫道,“不要离开我。”

????“小姐怎么说胡话?”冬夏道。

????“一定是知道南宫谨接任王爷之位,受到打击。”归海清洵道。

????“小姐怎能想不开?”冬夏道。

????“清澈这么聪明只是一时想不开。”归海清洵道。

????冬夏有些于心不忍,御医给清澈把脉说,“感染风寒,我开几幅药给她按时服下,药到病除。”

????“我可以给小姐泡热水澡?”冬夏问道。

????“这样对她有好处。”御医道。

????冬夏让侍女准备热水给清澈热水浴,归海清洵送御医,清澈一直处于昏睡之中,感觉到热水,让她不在寒冷,她慢慢睁开眼睛,“我这是怎么?”

????“小姐,只是发烧,泡热水澡就好。”冬夏安慰清澈道。

????“我怎么会生病?”清澈道。

????“小姐真的忘?”冬夏道。

????清澈想起满眼的白色,“我想起来。”

????“小姐,看着你这样,我都心痛。”冬夏道。

????“没事,我过几日就好。”清澈有气无力道,却会看着窗外发呆。

????“小姐,水有些凉,还是快点去来。”冬夏道。

????清澈从浴桶里面出来,就躺在榻上昏睡过去,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,已经深夜的时候,她还是想起来走动,没有想冬夏守着她旁边,她起来的时候,冬夏也跟着醒过来。

????“小姐。”冬夏道。

????“我睡不着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小姐什么事情让你失眠?”冬夏道。

????“我今日看到南宫谨成为王爷,以后我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身份变,可是爱是不会变。”冬夏道。

????“冬夏我也很想这样告诉自己,可是我知道身份变,爱也会跟着变,我们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们。”清澈道。

????“小姐应该高兴才对。”冬夏道。

????“为何?”清澈道。

????“成长,不觉得是一件该庆幸的事情。”冬夏道。

????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